Posted in Life in general

又到了贴秋膘的时节

对秋天的好感主要来自于气温的变冷和极其丰富的食物选择。

秋天的早上最适合一碗豆腐脑配油条。煎饼果子什么的还是留在夏天吧。豆腐脑温软的口感配着卤子的滑溜, 如果可以加那么一点点香菜,再挖一勺子其实并不怎么辣的辣椒油,味觉就这么的在盛夏初秋的极热天气中,满满的打开。

今年立秋的开场嘉宾是北京烤鸭。说不上是想念烤鸭的油腻,还是留恋甜面酱带来的血糖飙升感。我曾经一本正经的想过,如果只给我葱,饼,黄瓜和甜面酱,我会不会同样开心?我想答案是否定的。那碗鸭架配大白菜,才是这道菜的精华。当然,白菜是冬天的主角,更多的故事让我们留给冬天去体验吧。

泡了一大碗黄豆,四五个小时以后,一碗新鲜榨汁的豆浆就热腾腾的摆在家人面前了。我女儿至今还拒绝喝牛奶,却似乎完全可以接受豆浆这种口感。想着留在骨子里的基因真的是没办法改变的,而口感的传承,是不是也是来自于基因的传递?我也想知道答案。

豇豆的出现,几乎就等同于宣告秋天的到来。终于可以专门下厨做一碗炒豇豆,然后把剩下的晒干或者腌制起来,留着剩下三个季节慢慢的怀念这种长长的豆子带来的丰富的口感。至今我还留着六年前做的豇豆,每年只是打开罐子拿出一勺子密封了很多年的酸菜汤,然后靠着这天然的酵素继续培养着下一罐豇豆。年复一年。

八月,意味着开海的时节到来。虽然人在美国多年,却总记得国内开海的日期。在大闸蟹还没抢了海货的风头之前,梭子蟹一直是八月的主角。虽然八月的梭子蟹也没什么肉肉,更没有蟹黄,但是梭子蟹就是代表了各种海货新鲜上市的开心啊。桌子上摆着一大盘子梭子蟹,一口下去就吃到了大海的味道,就是幸福。这是珍宝蟹可以嫉妒但是没办法替代的根本。

秋月,河蟹上市,九月的母蟹,十月的公蟹。生姜配一年我只肯吃这么一次的醋。

牛肉饼真是好东西,薄薄的饼夹着牛肉混着大葱,光是想想就很是幸福。我家的老外对牛肉饼赞誉有加。我想他还是高估了烤鸭的油腻和低估了牛肉饼的力量。秋天的每一份食物都是贴秋膘用的啊。并不会因为视觉上的无油感而减少了食物本身的力量。

当然,如果说北方城市的开心来自于气候的变迁和食物温度带来的保暖感,那口感的打开还是需要有二荆条的湖南四川食物。这时候如果有宫保鸡丁,鱼香肉丝,萝卜干炒腊肉和任何东西炒干笋,都是下饭的好物。

最后的最后,沏上一壶普洱,又是一年初秋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