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年华

像一个一个电影片段,虽然女主角不是花容月貌,但是在那个连月亮都要逊色三分的十八十九岁的年纪,谁又不是自己生活里最亮的那个明星。

然而时间飞逝,离那个流光溢彩的似水年华已经过了数十载。当年绕着皇城根半夜走圈的兄弟,和曾经爱的海誓山盟的男孩,都成了记忆里的那些。他们就那么静静的在绿色软件里躺着,偶尔看到他们朋友圈的更新,就像平淡的生活这个大水坑被惊起的小小的涟漪,转瞬即逝,却曾经留下了什么一样。

算算北京的节气,前海的冰应该化了。甲丁坊门前的那些荷花,也不知道这些年是不是有人清理过。绕道后海的拐角处,那个卖糖葫芦的还在么?宋庆龄故居现在住的是谁?隔壁的胡同里是不是还是大栅栏的各种下水卤煮?我偶尔也会怀念那些北京很冷的天,和在后海里滑冰的人。

那些年交大门口有个粥店,叫燕皮。我是真心的喜欢里面的碎蘑菇炒饭,名字都记不得了。前些年回去,发现店早不在了。北理工的好几栋楼都有信号屏蔽,走到附近都收不到手机信号,而且真是个纯男人的学校,见不到个妹子。除了一次约了人在清华门口见面,住在五道口华清那么久的我,一次都没去过清华,也没去过北大。首师范真是个不错的学校,比交大感觉更有文艺范。

碎掉的Casio 手表,清华西门的24小时糖水店,北理工和五道口楼下的光合作用,半夜在皇城根城墙下走圈,骑自行车穿四九城,去南城听蝉鸣。就像在华大看樱花一样。可能有无数人在那个年纪做了类似的事,但是回忆里能让自己做女主角的,就是这些。

前段时间学长从澳洲打电话来,说是一定要表白一次,怕自己大学里被误会的事情要让自己遗憾一辈子。诚惶诚恐。感觉中年危机起来,男人是远远戏剧化于女人的。另一个学长近日也进入了回忆模式,开始跟我絮叨起大学里我是多么的欣赏他们班的某人。

而我想说,虽然,但是,我青春里的这些人,并没有学长们提到的这些。很荣幸,我在你们的记忆里曾经有个位置。 也很遗憾,我的记忆里似乎只有以上种种。

青春啊,就是很轰轰烈烈的喜欢着自己喜欢的,纠结啊,不满啊,奋斗啊,然后被生活打击的一塌糊涂但继续充满希望。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想那些为了喜欢而产生的纠结,为了生活而做的取舍,一定还会重覆。人生是个不能回头不能后悔的过程。

年轻的妹子们,希望你们在似水年华敢爱敢恨。一定要在适合的年纪做应该做的事情。无论你有没有机会做别人记忆力的某个过客,你的记忆一定是你中年平淡生活很开心的一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