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

我读过《聊斋》。每次跟朋友提到这个,大家都说,哦,我也看过电视剧。

我读的聊斋是繁体文言文的,小小的一本。好像现在的小孩子都不再有机会读文言文了。文言文真的是相当美的文字表达体系。当年高考,我写了半白话半文言文的作文,被扣了一分。这么多年过去了,某个学长还总是跟我说,你要是不被扣那一分,就可以被保送某校中文系了。幸好没去是不是。。。

最近立了flag, 每天读一小时书。都是英文的,有non-fiction, 也有心理学和社会学的。总觉得要写个读书笔记才好。毕竟花了十几二十个小时读完的东西,总是要从里面学到什么的。

第一次来美国,扛了一本王朔的书。特别厚。后来开始读刘震云。再大了,从冯唐的那本诗集里读出了我在北京/河北的所有青春。那本《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总让我想到潞河当年那个上百年的钟楼外面的爬山虎,风吹过的那个夏天,北京非典了。

昨天半夜在亚马逊上买到了香港才有的《不二》。你想做最情色的作家,我用钱包支持你一下,张海鹏,你这个北京大男孩。

 

 

 

Advertisements

命中注定

西雅图的一周,见了朋友,见了以前的同事。

约了和我一起喝 Apple Cider 的朋友,突然出现的她居然挺着六个月的肚子。上次见面还在不停吐槽我男朋友的妹子, 见面第一件事就是喝了我点的Apple Cider,然后开心的说,我要生宝宝了。

湾区来西雅图面试的妹子,陪我一起吃了晚饭。走的时候,她发了条消息给我: 真的很高兴见到你。我知道她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我也是很高兴能在他乡见到一直有联系的却未曾见面的她。

最后是无意遇到的各位以前的同事。虽说同事不是朋友呢?毕竟在每天八个小时都要偶尔见到的那个人,才是占据那段时间陪你最久的那位呢。临走的时候我也发了消息:很高兴这里遇到你。“Likewise :)”

改了机票,下午飞回了湾区。

有一部汤唯,廖凡演的电影:命中注定。在异乡遇到曾经都是湾区的你们,这大概也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吧。

 

 

 

 

 

硅谷必修课之 买房

话说,这几天看了下open house. 突然对自己装修的品味有了极大的肯定。

还有就是 — 终于装修完了!!!

拖拖拉拉的各种Drama 以后,装修,总算是,完成了!!!

虽然不想对这篇有任何虎头蛇尾的想法,但是完成还是很开心的,收拾房间还是很累的。所以现在其实并没有任何想写什么的感觉。

前几天投了几个open house。终于把自己数学系的优点发挥的淋漓尽致。看了三个,投了两个,中了一个。然而故事情节并不如看客所望,我没找任何理由,在最后一分钟back off 了。

有几个总结:

一是,off market 的house 不要碰。目前看到的任何off market的,都给我瓮中捉鳖的感觉。看了一下,基本都是agent 自己的投资房,找个几个善良无辜或者不缺钱的中国人,然后高价拿下去。经过数学计算,没有一个不是太过于高于市场价格的买卖。

二是,自从某些公司宣布了在San Jose 拿地以后,所有的购买热点都转移到了San Jose.

三是,在Mountain View 和 Sunnyvale 住久的人,容易用这里的价位去考虑别的地方。租金也好,房价也好,宇宙中心并不是虚的。所以非热点城市,不要管Redfin 的估价,按自己喜欢的价格出就好。大家号称的热到不行的房市,其实还是有Agent 邮件求你买的情况呢。

 

 

硅谷必修课之 装修 (还是三)

终于,还是被打了脸。

City 的时间和师傅的时间碰不上,不得不我亲自出马,跑去City 安抚脾气其实蛮好的city inspector 小哥的心情。

吐槽的说,硅谷好奇特。如果在北京,有钱人(就算没权)还是可以享受到有钱可以买到的服务的。而在这里,一是永远做不到有钱人,二是,有了钱,还是要以装修师傅为大,inspector和HOA 的人为重。最没地位的,似乎就是在这场装修事件中,出了钱也出了力的我了。

要知道,在我写下这些废话之前,我其实是许诺了师傅1.5倍full-time的薪水人工的。即使这样子,在别的大项目来的时候,师傅还是义无反顾的把我的项目做成了part-time.

本来计划圣诞节就有新浴室的我,现在只能祈求2月前有新的浴缸可以用吧。

这,不就是人生么。一帆风顺,怎么可能。

硅谷必修课之 装修 (三)CITY PERMIT

上周终于跑去了Lowes, 拿到了订的门和各种浴室器材。不得不说,Lowes 80美刀的delivery service 真的是个体贴的不得了的服务。由于订了各种门和浴缸,师傅在几次忘记帮我取材料以后,明确表态了一下自己是没办法一个人帮我扛材料到我家的。于是,Lowes 80美元的delivery 服务就像救命稻草一样的出现了。怎么说呢,虽然以为这些事情都是师傅会照顾的,但是在这种求着师傅的环境里,貌似真的多出个100块(+小费)能解决问题,又不耽误工程也不伤和气,真的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了。

*求*师傅确定了具体开工时间,就很开心的去网上申请装修的permit 了。工程就这么开始了么。

只是改浴缸,所以这个在师傅眼里的小工程,也是在Sunnyvale city 眼中不需要出现在city hall 就能申请到的小工程permit. 师傅常年在Fremont 做工,一直默认湾区的permit 申请规则都是Fremont 的形式。多次沟通以后,还是觉得自己和师傅完全说的不是一回事,于是一页一页的截图给师傅看,师傅恍然大悟的说,你们那边和我这里完全不一样啊。所以,lesson learned, 有时候呢,经验这个事情,可以借鉴,还是需要保持自己的主观判断性啊。

Sunnyvale Remodel City Permit 阳关县 装修 City Permit —

选Bathroom Remodel.

基本上,根据说明,假如我家师傅,能顺利的搞定所有city “考试” 的题的话,那City 只需要来我家检查三次就可以。否则。。。Knock the wood!

Permit这个东西,好多人说可有可无。但是,法律规定是要有的哦。我只想说,如果有city inspection的人,只收费一点点,却很耐心的派一个人来好几次帮你检查师傅做的每一个细节,保证你和你的邻居都是安全的。何乐而不为呢?毕竟,City inspection 的人才是建筑专业的专家啊。

Bathroom remodel 里会有些小细节的部分,比如灯的Switch, 水龙头的出入水大小,都跟10年前的老规则不一样了。City inpection 可能会要求你去改这部分的设计,即使这部分从来都不在原来的装修plan 里。装修前还是对budget 灵活一些比较好。

硅谷必修课 之 装修(二)订做

装修第一步: 订做

终于,订了门。

可能是什么误会。我一直以为,这种花了钱就可以搞定的事情,其实特别的麻烦。

先是没有任何一个师傅愿意做一扇门给我。可能我也是看了太多的电视剧,居然凭空的得出结论,那些“满大街”的木匠们,是可以订做我想要的木门的。结果并不是这样子的。没有师傅愿意给我做个门。即使我开出了一个我自己都觉得,何必呢,的价格。师傅纷纷表示,这不划算,我不懂你为什么非要我给你做。。。

再是发生了美国师傅被我炒掉的事件。

最后就是LOWES的小哥终于在我各种不确定是不是可以信任他的时候突然找到了一个样本给我,然后说,摸一下,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毕竟是你自己要面对的衣柜。我瞬间好感动,这就是懂得用户需求啊。连比价格都懒得去做,直接跟小哥订做了特殊的尺寸。

昨天师傅趁我不在家,立刻给我换上了新订的门。怎么说呢,虽然很少在客房待着,总共用过那个镜子门的次数也不到三次。换掉之前还是莫名的有了小小的失落感,居然想争取点时间再考虑一下。师傅发挥了男人应有的决断,直接换掉了。看了新的门,感觉,真的好漂亮啊。难怪大家都说,装修是个过程很累,看到结果会特别开心呢。

每个人的作 都是因为有个观众

一个朋友说了主题的那句,然后我有了下面的想法 —  如果观众不在了, 一般人都会比正常还要正常。所以,不要一味的埋怨作的人,因为你曾经当了那个观众,给了他舞台,他才越发的放飞自我。

我最近越发的喜欢工科男了。简单的可爱。大家都是直来直往的。情怀,只可以让我天天看大张伟,买下所有冯唐的小说,和幻想着北京城里还有个我的地方。除此以外,都是现实。生活么,无非是跟现在的男人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天冷的时候一起吃火锅,天热的时候在空调房叫pizza 外卖。平淡,才是真。

30+岁真的是个很好的时光。20岁想争取而没得到的, 也突然就不想要了。

眼前的,就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