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Family, Life in general

湾区 Kaiser Permanente 生娃

我在小红书上写的Kaiser Permanente 系列创下了我各种点击率的新高度。

啧啧,感慨一下来湾区生娃的人民的对Kaiser 的好奇,以及,这么久,居然没人提到我拼写错了Permanente 这个词这个事情。

湾区 Kaiser Permanente 生娃 (一)

刚刚发好上篇的小红书,还打算在小红书上找到房客这样的事情呢,结果一下就进了Labor, 跑去生了个娃。我对Kaiser 真的是又爱又恨。爱的部分是 方便,物美价廉,和医疗水平其实相当不错。我和我先生的医疗保险都很好。他的HMO保险去Kaiser生娃全部免费,公司还送一堆生娃奖励基金;我的公司HMO保险生娃住院无痛分娩免费,但是验血和做ultrasounds要10美刀一次,加上妊娠糖尿病拿的药物和扎手器具的钱,算下来生一次娃要120美刀。 恨的部分是,Kaiser因为是医院体制,一切都按所谓的医院建议(protocol)去做。比如,Kaiser 对你是否有妊娠糖尿病的定义是你的fasting 血糖是不是超过94, 如果你去PAFM或者Stanford, 超过100或者101,医生也只是建议你要注意 不一定非要你去控制血糖的;Kaiser 一定会放你去妊娠糖尿病的范围内 让你开始严格监控。各有利弊。 但是真的很便宜,尤其是在premium 都差不多的情况下,公司保险有Kaiser 选项的,我个人还是强推去Kaiser 生娃的。Kaiser 的产科和妇科是分开的;妇科看门诊,产科负责接生。好处是接生的医生平时不用坐诊,只负责接生,所以精力充沛。坏处是,你基本上看不到你的妇科医生了,就会有种不安定感。尤其是在这种有病毒肆虐的时期,看到熟悉的医生不知道给了多大的安全感。巧的很的是 我的OB妇科医生,正好当夜值班在带产科实习医生,看到我直接告诉实习医生说她来亲自给我接生,这对恐慌的不得了的我给了极大的镇定作用!45分钟顺出来的宝宝,和半个小时以后自己就溜达下地,还去拿了个橙子吃。Kaiser 的生产流程分三部分: 一是观察室;二是产房;三是母婴休息处。最近因为病毒的原因,这三个地方都只能带一个人一起来(大概率就是产妇老公)。观察室会有医生来看你一下,告诉你是否需要回家还是可以转去产房,护士在这里会帮你换成医疗用的内衣物。产房很大很舒服,我老公进去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他的沙发床铺好,准备长期作战了。因为整个产程要么疼要么有无痛的时候困,都没机会照张照片。整体感觉很大很好,里面的护士每个人都超级好,你要什么都可以拿他们都尽量满足。

 

湾区 Kaiser Permanente 生娃 (二)

母婴休息室还是蛮不错的,如果你是晚上才生的,还是顺产,在没有并发症的情况下,Kaiser的保险允许你住院一天到两天才离开。鉴于外面疫情很严重,在Kaiser 里有吃的还有护士随时教你如何处理任何新生儿事件,我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住两夜。(保险全部包这部分的费用)吃的很不错,刚生完第一天早上就测了血糖,顺利的回归到了正常人的范围。医院提供了小面包,水果盘,酸奶和各种果汁。鉴于我一夜没睡,护士几乎每隔一小时就进来检查一些指标,我直接给了我老公我的早餐。他的反馈意见是相当不错。后来意识到 Kaiser 的食物 只有最后一顿晚餐是celebration meal, 是包含我老公的食物在内的,其他的几顿饭都只提供产妇的食物,所以介意的人还是自己准备食物比较好。我直接问护士多余的食物可不可以给我老公一份,外面因为病毒的原因都封闭了,护士很痛快的答应了。每顿饭都在分发完给其他房间以后,多拿了一份来给我们。Kaiser 提供了所谓的产妇护理包,几乎包含了所有的可以用到的东西,不够的随时可以管护士拿新的。护士甚至主动跟我说,有些东西她包了一周的量给我,让我回家继续用,毕竟外面物资紧缺。护士有很严格的清单,在住院的24小时内要教会你如何处理新生儿的各种事项。是个很好的学习过程。护士还主动请了喂奶的护理师过来。护理师好直白的说 你们保险会给你们两个挤奶器,一个是家用的,一个医院用的。然后给了一堆零件给我们。(喂奶的护理师,保险付10次的护理费用)。

我本来想做个性的小红书博主之类的,一下子被超高点击率的生娃篇打到了奶味娃妈的范围。

公开回一下各位的私信吧。

  1. 我写的是Santa Clara 的Kaiser Permenante. 其他区的不熟悉。

  2. 我的产程对于我听到的各种生产故事来说 是相对顺利的,所以我真的很喜欢Kaiser Permenante 的产科啊。我其实不太喜欢生产完休息的那个科室,那边的护士普遍没有产科的护士能干。感觉产科的护士都是兼职医生。一个个厉害的不得了。

  3. 我的怀孕经验就是 提前准备好(吃维生素,预防针); 孕期严格控制体重(娃越大越不好生,我问了十几个朋友,但凡娃体重在七磅内的,都超级好生);但凡要接触护士和医生的事情,都期待值降低(结果就是惊喜连连的发现结果还不错!),毕竟是人和人打交道。

  4. Kaiser Permenente 是不是好医院? 这个问题相当于你问我北医三院是不是好医院一样。总是有好医生有一般的医生的;也总是有好的科室和不擅长的科室的。同仁是亚洲最大的眼科医院,也是北京的三甲,你觉得它非眼科室如何?肯定比小医院强,但是和眼科比呢?

  5. 我是不太懂为什么一直有人跟我说Stanford 或者PAMF旗下的医院比Kaiser强。斯坦福医院的产妇休息室,是2019年才从两人间改成一人一间的,所以我前期考虑尝试不同的医院的时候,想到这个因素就决定留在Kaiser了。而斯坦福医院实习医生的比例比Kaiser Permenante Santa Clara 的高。还是那句,我感觉生产这个靠自己的因素很大,用数字说话的话,美国30-33% 的顺产会转刨腹产。这个数字在各个医院都很平均的。

  6. 选择私人医生诊所 VS 选择医院体系? 看你个人选择吧。大公司的保险下貌似选择私人医生和公立医院成本相仿。我看我朋友里有选择私人医生,最后医生没来得及赶到,她还是让住院医接生的; 也有在公立医院里各种不爽生了三天最后还是不给刨腹要自然产的。各有利弊。

最后,生娃不容易,谢谢各位观看。祝各位小美妈们生产顺利。 欢迎私信私聊,我看到了会尽量回复。

湾区 Kaiser Permanente 生娃 (三)

我去的是Santa clara center, 不是San Jose 的那家,据说每个Kaiser 都是少许不同。有兴趣欢迎留言告诉我区别在哪里。

目前观察到朋友对Kaiser 的评价都是两极的,但凡自己产程相对顺利的,都觉得Kaiser很不错;但凡顺转刨的,多半都觉得Kaiser处理的不太好(Kaiser不许直接刨腹产,除非在生产中发现不可调和的问题)。

有一点,我发现即使不同的医院,真正打交道的都是护士,因为大家都需要住院个三天左右,至少能碰到8名护士。但凡有一两个护士态度不好,整个经历就会差很多。

我在Kaiser 里遇到最难搞的护士,是来自K国的家庭护士,口音太过于强烈,以至于完全听不懂,而且对方态度很不好。还遇到过做事没有很细心,但是我出院前突然给我打包了很多东西怕我在corona virus 的特殊时期没有足够用的医疗用品的护士,这个真的很难评价她是好还是不好;陪我生产的8个小时的白人护士,简直天使一枚,技术也好。

医疗这个事情,真的是人和人打交道,技术上主要看医生的临床经验的区别,其他的更像是客服。心情的好坏对这个生娃经历的体验会差很大。

还有一点,生娃的困难度,感觉和娃的大小和娃的姿势关联度更大,医生其实是个辅助作用,除非你本身有很严重的不适合生产的疾病。所以有些事情真的不需要什么都赖在医生头上,怀孕期间控制下体重比什么都强。

湾区 Kaiser Permanente 生娃 (四)

我本来想做个性的小红书博主之类的,一下子被超高点击率的生娃篇打到了奶味娃妈的范围。

公开回一下各位的私信吧。

1. 我写的是Santa Clara 的Kaiser Permanente, 其他区的不熟悉。

2. 我的产程对于我听到的各种生产故事来说 是相对顺利的,所以我真的很喜欢Kaiser Permenante 的产科啊。我其实不太喜欢生产完休息的那个科室,那边的护士普遍没有产科的护士能干。感觉产科的护士都是兼职医生。一个个厉害的不得了。

3. 我的怀孕经验就是 提前准备好(吃维生素,预防针); 孕期严格控制体重(娃越大越不好生,我问了十几个朋友,但凡娃体重在七磅内的,都超级好生);但凡要接触护士和医生的事情,都期待值降低(结果就是惊喜连连的发现结果还不错!),毕竟是人和人打交道。

4. Kaiser Permenente 是不是好医院? 这个问题相当于你问我北医三院是不是好医院一样。总是有好医生有一般的医生的;也总是有好的科室和不擅长的科室的。同仁是亚洲最大的眼科医院,也是北京的三甲,你觉得它非眼科室如何?肯定比小医院强,但是和眼科比呢?

5. 我是不太懂为什么一直有人跟我说Stanford 或者PAMF旗下的医院比Kaiser强。斯坦福医院的产妇休息室,是2019年才从两人间改成一人一间的,所以我前期考虑尝试不同的医院的时候,想到这个因素就决定留在Kaiser了。而斯坦福医院实习医生的比例比Kaiser Permenante Santa Clara 的高。还是那句,我感觉生产这个靠自己的因素很大,用数字说话的话,美国30-33% 的顺产会转刨腹产。这个数字在各个医院都很平均的。

6. 选择私人医生诊所 VS 选择医院体系? 看你个人选择吧。大公司的保险下貌似选择私人医生和公立医院成本相仿。我看我朋友里有选择私人医生,最后医生没来得及赶到,她还是让住院医接生的; 也有在公立医院里各种不爽生了三天最后还是不给刨腹要自然产的。各有利弊。

最后,生娃不容易,谢谢各位观看。祝各位小美妈们生产顺利。 欢迎私信私聊,我看到了会尽量回复。

湾区 Kaiser Permanente 生娃 (五)待产包

这个待产包只适用于Kaiser Permanente医院,我在之前的产科已经知道医院大概提供什么,不提供什么了。所以这个待产包只是为了补充医院不提供的。

1) 头绳; 很有用,而一旦找不到的话就是任何人也帮不到你

2)唇膏 lip balm

3)乳液

4)眼镜,眼镜盒, 和眼睛布

5)洗面奶和面霜

6)牙膏和牙刷

7)耳机,iPad, 或者笔记本电脑(先下载好电影,以防医院网络没办法满足孕妇躁郁的荷尔蒙)

8) ID – 需要带至少一个证件和医院的Kaiser 卡

9)一张信用卡,以防饿了可以在食堂买吃的。

10)充电器

11)袜子和加大码的拖鞋 (用止痛剂会脚肿,Kaiser 会给你医院时候穿的袜子,但是最好自备一双,回家的时候可以穿)拖鞋一定要加大加大码的。

12)零食(这个要多重要有多重要)我们带了一箱子零食过去,主要是我老公陪产的时候可以吃,我生完了在休息的地方也可以偶尔吃点咸味的东西。

13)钢制的吸管(我带的最有用的东西之一)医院会给你纸质的,但是钢制的好彪悍,连用三天打败无数杯子。纸质的一会儿就泡软了。

Posted in Family

看了一整个周末的歌剧

《Hamilton》– 家庭聚会,一群人一起看的剧。碰上了很多熟人,也碰上了偶尔新闻上看到的却不常见到的好几个湾区知名科技人士。Hamilton官网点这里

Hamilton 剧评(观后感) Review – 是个很有意思的歌剧。歌剧本身是 Alexander Hamilton这个人的成长自传。AH 是美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故事发生在十七世纪,讲述了他从抗英的革命开始,到成为财政部长,后因为枪战被击毙去世这20年中的私人生活(好几个女人)和政治生活。

这部戏打破常规,用了非裔的美国演员演绎了历史上的几个白人政治人物,整部戏剧完全打破了肤色的限制。(一定要好好看,不要因为演AH儿子的演员是白人,而扮演AH 和AH太太的演员是非裔/亚裔就出戏; 这剧完全打破肤色的限制的)。上半场基本上大家都有听不懂的地方,主要是Rap 的部分太快,三个男演员有一定的口音(我感觉是芝加哥英文的口音),不光是我没听懂,和我一起去的所有本土人士,也都没听懂。下半场,两个女主唱出了百老汇标准的美式美声,好听的不得了。大概是受了上半场的熏陶,下半场也不觉得三个男主的口音听不懂了。

《VOLTA by Cirque Du Soleil》 赶场一般,看完《Hamilton》匆忙从旧金山回来,就跑去San Jose 看了早就定好票的VOLTA. 太阳马戏团真的不让人失望啊,灯光,舞台和互动,都好得不得了。因为我们坐的位置,好几个表演嘉宾还和我们有稍稍的互动。看得好开心的表演。

《CATS》作为我看歌剧的期待值排行榜第一名,简直是怀着朝圣的心情去的。客观的说,她唱到最后一段LEAVE ME 的时候,全场都能听到呼吸的声音了。有人在刚刚停止唱歌的时候鼓了掌,我感觉那个人被周围的人的目光杀死了。上半场结尾的Memory, 像是留了小尾巴给第二段;下半场的Memory, 会让人觉得空气都安静了,从心里觉得incredible. 虽然,大家好像都在等这段的出现,但是等到真人(猫?) 唱出来,视觉上和听觉上还是很震撼。

歌剧看多了,大概能感受到第一次编排的时间。相对比较久的经典剧目,普遍都是一段一段的故事,串场很匆忙的就过了;新的剧目,普遍注意故事的连续性,铺垫和层次感都很强。感觉如果场地允许,新的剧目是直接上各种高科技的。CATS整部戏编排感,能隐约看到90年代的感觉。HAMILTON 就新了好多,无论是歌目还是场景的更换,都是很新的技术和设计。

既然都写到这里了,顺便记录一下去年看的各个剧目。

《The Nutcracker》(胡桃夹子)– 圣诞节前夜看的午场。挺好看的,主要是芭蕾这个,是能一眼看出跳舞的技术高低的。偶尔看一次芭蕾舞表演,好开心啊。

《Rodgers Hammerstein’s Cinderella》(灰姑娘) — 这是我觉得给爸妈的百老汇歌剧入门第一剧。舞台和表演以及演唱都好好,虽然故事情节是个人就知道, 看人表演一次还是好开心。

《Russell Peter》– 看这个大概就是为了去趟SF 和大家hang out 一下。感觉以后不会特意去听了,现场并没有很特别。

今年(歌剧年2019-2020)还有几个歌剧要看– 《Aladdin》,《Les Miserables》和 《Wicked》,如果你也有票,希望能偶遇。

很遗憾的是,一直没看到《歌剧魅影》, 上次去西雅图错过了,感觉如果想今年内看到,必须要有机会去西雅图或者纽约了。

 

 

Posted in Family

Hegeman to serve as Interim CMIO

Lee Carmen, Associate Vice President for Information Systems at University of Iowa Health Care, released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today.

It is my pleasure to announce that Rebecca Hegeman, MD, has agreed to serve as interim Chief Medical Information Officer (CMIO) for University of Iowa Health Care while we conduct a national search to fill the position formerly held by Dr. Maia Hightower.

Dr. Hegeman is clinical director of the Division of Nephrology, Department of Internal Medicine, and has been an assistant CIMO since 2015. As one of the physician leaders advising Epic on development of a dialysis module for the past six years, she is now also a member of the national Epic Nephrology Steering Board. Dr. Hegeman completed residency training and a fellowship at UI Hospitals & Clinics and has been a faculty member of the UI Roy J. and Lucille A. Carver College of Medicine since 1993. In the time since, she has served as faculty director of the McCowen Community (2001-2007), medical director, Renal Dialysis Treatment Center (2003-2007), vice chair for Clinical Programs, Department of Internal Medicine (2007-2012), and interim director, Division of Nephrology, Department of Internal Medicine (2012-2017).

I am grateful to Dr. Hegeman for her willingness to serve in this capacity, and my team and I are looking forward to working with her.

E. Dale Abel, MD, PhD, DEO and Chair of the Department of Internal Medicine, said the following:

The Department of Internal Medicine is also grateful to Dr. Hegeman, who has once again stepped into an interim role, after serving as Director of the Division of Nephrology and Hypertension for nearly five years.

The Department will miss Dr. Hightower, who has done so much to transform our institution’s working relationship with technology. Her enthusiasm for the possibilities it holds for our research, for our clinical practice, and for the way we educate is infectious, and it is our hope that Dr. Hightower’s belief in our ability to make our systems work for us will persist here long after she takes her leave of Iowa. We wish her well in Utah.

Please plan to attend the farewell reception being held for Dr. Hightower on Friday, January 4.

Making the Rounds

Lee Carmen, Associate Vice President for Information Systems at University of Iowa Health Care, released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today.

It is my pleasure to announce that Rebecca Hegeman, MD, has agreed to serve as interim Chief Medical Information Officer (CMIO) for University of Iowa Health Care while we conduct a national search to fill the position formerly held by Dr. Maia Hightower.

Dr. Hegeman is clinical director of the Division of Nephrology, Department of Internal Medicine, and has been an assistant CIMO since 2015. As one of the physician leaders advising Epic on development of a dialysis module for the past six years, she is now also a member of the national Epic Nephrology Steering Board. Dr. Hegeman completed residency training and a fellowship at UI Hospitals & Clinics and has been a faculty member of the UI Roy J. and Lucille A. Carver College of Medicine since 1993. In…

View original post 213 more words

Posted in Family

那些并不重要

本来想安安静静的弄一个只有十个人知道的婚礼,所以尽量的低调低调。结果在奇特的地方(市政府交通部)碰到了一位一年可能只见一次却经常联系的朋友,她:你假期会去哪里玩么?我:哦,我要去结个婚。

所以就有了这一顿,主题是,那些并不重要,的晚餐。

认识的越久,越是知根知底。好多以前的故事翻出来。在各种天不太时,地也没有很利,甚至人和也谈不上的时候发生或者结束了,现在看来倒像是些事故。有些故事讲起来还是有些遗憾,有些故事说出来已经是彼此的笑话。但是无论如何,故事已经有了结局。虽然人生是个经历的过程,但是阶段性的里程碑上有了很好的结果的话,大方向对的时候,那些曾经在路上出现的枝节,一下子都变得并不重要。

她说:不重要,那些一点儿也不重要。这顿饭主题就是,那些并不重要。

那些小时候会专门买一杯饮料坐下来再聊聊的想不明白的事情和看不懂的人生,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一点都不重要。 果然,长大了并不是一个万事看明白的心态,而是一个不再揪着不放的过程。

年纪大了有一个好处,就是慢慢的学会和自己妥协,慢慢的学习放过自己。有些事情,以前一定会较真儿的, 现在根本一开始就不会让别人的想法去打扰自己的心境。有些以前觉得以后还可能有时间去做的,一想到人到中年,时间都是老天赏赐的,就赶紧抓紧时间做吧。Forgive yourself, to rest, but not quit. 在有限的时间内更加合理的安排属于自己的时间,其他的,其实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如果现在让我回想婚前那两个月我到底在干什么,除了没有去减肥,我基本上每天都在下班后的那几个小时里各种忙碌的买婚纱,买鞋子,买配饰,买礼服,改衣服,面试照相师傅和化妆师,各种律师和还有各种试妆和试装。

如果有一天,以上这些都变成了不重要的事情而消失在我的记忆里,我希望我还会记得这几件事情:

1) 定下婚纱的时候,导购小姐拿着一个铃铛跟我说,现在请你闭上眼睛,想象一下你即将穿着这件婚纱,展开一个新的人生。许一个愿望,然后睁开眼睛,现在你告诉我: Are you saying yes to the dress?

2) 虽然看了整整十四季的Say yes to the dress, 但是我心里只想要一件不带任何亮亮的石头,不带任何蕾丝和不要任何反光物的婚纱,全婚纱届能设计款做到这三无还可以美得不行不行的,真的只有Vera Wang 了。 然而俗俗的我还是在钱面前低了低头,买了white by vera wang 的 ball gown。(要记得你居然忍住了没买那条漂亮的飞起来的带粉色纱的vera wang, 真的是很了不起的决定!给自己点个赞!对!在房价和马上到来的经济危机面前,我们要坚持一下,不穿Vera Wang 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White by Vera Wang 也可以了!)

3)我穿上中式礼服的时候忍不住电话跟他说,我觉得我找到了对的衣服和对的你。一个从来不碰正红色的我终于明白了老祖宗五千年来的向往和追求的那个意味着完美的颜色真的是最配中国女人的肤色。给老祖宗的审美点个赞!

4)好像从来没得到特写的三双婚鞋 – Badgley Mischka 和White by Vera Wang. 终究还是因为走路不方便,最后的一个小时穿的是Badgley Mischka 的平底。(好赞,居然带着三双鞋子去了City Hall, 给一路帮我扛鞋子的Saki点个赞!)

5)我可能是全世界唯一的一个新娘,全身欧式礼服的时候配了一整套周大福的婚嫁黄金系列。(金黄闪闪,放光彩,红星灿灿,暖胸怀!)

6)最后的最后,我想我在戴上戒指的那个瞬间,是发自内心的爱你爱到不行的。虽然周围朋友发生了那么多的故事和事故,虽然我们过得比现实主义还要写实,我还是希望我能带着世俗和烟火气的和你认真的一直幸福下去。

而其他的,其实都不那么重要。